业务范围
深圳雇员调查
深圳财产调查
深圳私人保镖
深圳律师服务
深圳市场调查
深圳债务清欠
深圳打假维权
深圳商务调查
深圳资信调查
深圳寻人查址
深圳婚姻调查
联系我们
深圳鼎鑫调查公司
联系人: 李经理
电话 15673277230
微信 15673277230
地址:罗湖区聚宝路
深圳龙岗市侦探
作者:深圳鼎鑫调查公司发布时间:2020-05-22 18:55 新闻来源:www.dog88.com
  
深圳龙岗市侦探似曾相识的笑,深圳私家侦探雨记起来了,是他,那个傲慢的男生。
不知为什么,雨心里的气并不怎么多了。但她还是不服输地顶道:“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没什么了不起的,就是球打得稍微好一点点而已。”雨刚才散掉的气又重新聚起来。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来打击他嚣张的气焰,也许是她被气坏了,也许是她很少受到这样大的欺负。
“有本事你打。”雨说这话时感到眼睛里有东西要流出来,她坚强地把它们逼了回去。雨是个非常要强的女孩。
男生也不客气,接过雨递给他的球拍和球,走到场地中央。雨坐在了旁边的石阶上,她的嘴紧紧地抿着,心里酸酸的。
男生发球的动作很象是专业级的,看得出他球一定打得很好,非常好,英子根本接不到他的球——如果不是他有意喂她球。“哼,有什么了不起的,”雨愤愤地想,“不就是球打得好些吗,花花公子!”雨要求自己用鄙夷的眼光看着他打球。但事实上,他打球的动作挺潇洒的。
打了一会,男生不打了。英子倒不甘心地说再打呀。她不太清楚刚才发生的事情。
男生微笑着把球拍还给了雨,依旧是意味深长的笑。雨接球拍的时候,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她已经没有任何兴致打球了。她拉着英子要走,英子还意犹未尽,说再打会,那个男生打得不错。雨不客气地说,要打你们打,那,他还在那儿,我可走了。英子没办法,还是跟着雨往回走,一面走一面还不时地向回看。那个男生还坐在那儿。
“怎么,有意思了?”雨讪讪地说。“那男生挺帅的。”英子没有听出雨的挖苦。
核桃
核桃是她们的辅导员。为什么给他起这个外号,据上上一级的师哥师姐们说,是因为他的脸纵横交错得象核桃。
现在他坐在雨的跟前,距离很近,这让雨有点不舒服。
核桃点上了一支烟,若无其事地扫描着这间不大的女生寝室。“你们应该收拾收拾,女孩子不应该这么乱的。”雨觉得好笑,核桃的寝室她去过,比猪圈好不到那儿去。当然,雨并没见过猪圈。
终于,核桃在绕了一个大圈子后,绕回到了正题,他就是这样一个自作聪明的人,就是这样的人,在系里还很吃香。
“你还是不要竞选学生会的好。深圳私家侦探”雨始终没说话。核桃吐了几个不错的烟圈后,又继续说:“现在我们班很需要你,我当时极力支持你做班长,也是很看中你的能力的。”雨依旧底着头,她调皮地在心里暗笑。
“你在班上好好干,等你二年级的时候,我要向系里推荐你成为预备党员。”核桃语气极其缓和。这让雨不自觉地想到在电影里看过的地下党策反国民党的情景。
“去他妈的党员吧,还是预备的?”当然,雨是在心里说这番话的。她很想竞选学生会主席,哪怕失败也没有关系。毕竟,她绚烂多彩的大学梦才刚刚开始呢。
但最后,还是核桃赢了。这是当然的,核桃是她们的辅导员,他对雨很好,甚至有点好的过头,但他是个自以为聪明的人,有点阴险。
核桃走后,寝室里只有雨一个人,她静静地坐在自己的床上,眼泪一滴一滴地从眼眶里滑落,掉得那么徐缓而有序。
礼堂
礼堂里的人不多也不少。今天下午是学生会的竞选。雨本来是根本不打算来的,这和她有什么关系?是英子拖她来看的,英子替雨抱不平,说那些学生干部有什么呢,我们就去看看那些人到底是什么货色。雨随她来了,难道她不是这样想的吗?
雨和英子坐在稍后的位置上。雨漠漠地看着台上一个个人的发言,演说。不知怎么的,雨有些庆幸自己没有参加这场竞选,尽管雨在那些人演说时不免要想:要是我站在上面,就……
“下一个竞选者是金融系的寅翔。”台下走上个人,一身笔挺的西装。雨没戴眼镜,而且离得又远,她看不清台上人的面孔。“哎,哎,那不是那个和我们打球的男生吗?”英子的声音里有些兴奋的味道。
雨好象没有什么反映,她还是漠漠的表情。英子因为雨的漠然而略微感到无趣。
她不知道此刻在雨的脑海里闪现出来的是一间阶梯教室和一片雨后的网球场。
那个男生,就是那个叫寅翔的男生,曾令她生气和无比委屈的男生,最后,竟然当选为学生主席。
阶梯教室
雨不知从何时养成了去阶梯教室自修的习惯。她也不清楚寅翔何时也象她一样,每天——几乎是每天——坐在他惯常的位置上。每天晚上,他来的都要比她早。走得也比她早。她坐在倒数第二排上,她可以经常看到他。
她为什么要经常看到他?她经常抬头看到他吗?或许雨曾经在心里这样问过自己。
他从来没有看过她,至少雨从没看到他的目光落到过自己身上。他当然不会记得自己,一个花花公子,必定身边包围着不少缺少自我的女孩子。堕落!雨会这样狠狠地想,她依旧要把他看成是“花花公子”,尽管她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用功。
一天,两天,三天……多少天,雨没有认真数过,数也数不过来。他和她成为了这里的常客。每次,从书本里出来,雨抬起头,尽量不去看那个靠窗的背影。但总是有意无意地看到。两个人,没有任何关系地坐在一间房子里,没有约定,没有动机,什么也没有,就这样,一个个晚上地坐在前后排,是不是有点奇怪?
雨曾经问过自己,干么还要到那间教室里去。她已经淡然了每天看到的背影。但为什么不去呢?她又有什么理由不要去那间有他的教室呢?
有那么几次,他的背影将要消失在屋外茫茫的黑暗中时,雨的脑子里会闪现出那种意味深长的笑来。她还记得?!
学生会
雨在心里骂核桃,是他让她不得不来这的。她们班级要帮学生会搞一个大一点的PARTY。这样做的好处就是门票的30%可以给班级当作班费。
最好不要见到他,雨在心里想,为什么不要见到他?!雨觉得自己从来就没有现在这么不争气。她是个多么要强的女孩子呀。
“你好。”正当雨站在乱哄哄的学生会里不知要找谁时,身后传来一个男生的声音。转过身,就是他。“冤家路窄”,雨的心里冒出这样一句话。
还是笑,还是意味深长。
“你就只会这样笑吗?”雨冷冷地问。“这样笑不好吗?”他仍旧保持着刚才的笑,笑容好象经过了长期的训练。“不好!”雨没有看他,而她知道他正在毫无顾忌地注视着她,并且,继续慷慨地向她倾泻着不变的笑。
“我是来帮你们搞PARTY的。”“我知道。”他还在笑。
“我是中文系的。”“我知道。”笑还在。
“我叫雨。”“我知道。”他的嘴趔得更大了些。
“你还知道些什么?”雨生气地盯着他,她莫名其妙地感到自己很狼狈。
“我知道得很多,以后慢慢告诉你,当然,是你自己都知道的。”他善意地笑着,他的笑从一开始就是善意的。
“不必。”雨扭过头去。
接触
接触是难免的。
这些天,雨在学生会里帮忙,工作得既不积极也不消极。她和寅翔的接触也是这样,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慢慢地,她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现实:他的工作能力比自己要高。也许在雨的世界里,人可以分为两种人:比她强的和不如她的。
能让雨看得起的人肯定寥寥无几。他或许可以算一个。可能这就是为什么在一个六月的下午,他和她说了一句“今天晚上我们出去走走吧”,她会轻易点头的原因。
他说得确实也很随意,象对一个多年的老朋友或一个男人对妻子说这句话时那么随意。她也好象早已知道了这次预约,好象从一开始就知道似的。
雨不再固守自己的尊严。实际上,她固守过吗?她是不是还以为他是个花花公子呢?
一个人的耐心总是有限的,寅翔是,雨也不例外。

上一篇:深圳宝安市侦探
下一篇:龙岗侦探哪里有
相关文章: